巴黎圣日耳曼vs切尔西 > 都市小说 > 火影之最强弟控 > 第四十四章:此刀与那眼
    亲爱的读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响,本站域名已经更换为www.elldj.com.cn,原来的网址即将停止使用,请将本站加入收藏夹或记住本站域名www.elldj.com.cn,以便您的下次阅读,谢谢。

    沸腾文学网 巴黎圣日耳曼vs切尔西 www.elldj.com.cn最快更新火影之最强弟控最新章节。

    宇智波陵的目光仍旧骄傲,这或许是宇智波一族的通病,一时半会很难改掉,又或许,这辈子都改不掉。

    能让他们把目光长时间放在某一个人身上,很不容易。

    然而此时此刻,宇智波陵的眼睛却一直盯着断刃看,明明场下是精彩绝伦的战斗,他也不屑一顾。

    宇智波陵的目光才刚刚落在断刃身上的时候,断热便已经注意到了,他转头看了一眼,却没有太多盯着别人看的习惯,收回了目光。

    宇智波陵上前,看着这个看着这个眼神宁静,始终云淡风轻的少年,他的眼底也露出一些异样的光泽来。

    “中忍考试没有那么重要,但我记得你说过,你有必胜的理由,怎么却在关键时间迟到了?”宇智波陵轻声说道“你就不怕被剥夺了资格,根本参加不了最后一战么?我以为你是害怕才退缩,没想到你还是来了?!?br />
    “想让我退缩,你还不够格?!倍先械凰档?。

    这声音让在他身边的宇智波陵微微一愣,从断刃淡然的话语中他能感受到莫大的自信,这种自信,是比一个月前还要强大数倍的。

    尽管他不知道这一个月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他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定是一些了不起的东西。

    “但你还是迟到了!”

    宇智波陵不仅不怕,反而眼睛一亮,有了点兴奋的神色,似乎断刃的强大对于他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

    断刃一如既往的淡然“我只是想说,在我眼中,你们视之如命的规矩,在我眼里屁都不是?!?br />
    明明是一声锋利如刀的话,可断刃说起来仍旧是淡淡然的样子。

    宇智波陵却没有在意这些话语本身,他听着这句话,联想到了背后更深层次的东西,断刃,与木叶白牙……

    他的眼睛里首次流露出惊讶的光芒。

    木叶白牙是破坏了规矩的人,随后他为他的行为付出了代价,这也就意味着他心中其实还是尊崇规矩的。

    而断刃的所言所语,却是将一切规矩推翻,断刃这样说,简直大逆不道。

    尤其是断刃的这句话里,本来就像腰间的短刀一样,带着股浓浓的不屑一顾意思。

    “不要分神,分神会让你变弱?!?br />
    断刃锐利的目光落在宇智波陵的身上“宇智波一族,呵,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听到这样的话语,宇智波陵微微蹙眉,因为他记得,这话他好像跟断刃说过,而现在,对方把这话原封不动还了回来。

    他看着仍旧淡然的断刃,轻轻一笑点头,说道“你说的很对?!?br />
    ……

    ……

    在场下,是激烈的战斗,他们这些还没有轮得到的人,可以在看台上稍作休息,断刃的战斗在第五组,是一个中间的位置,还需要等上一会。

    等了许久,大概有四五个小时,才轮到他俩。

    飞至场中,一声令响,正式开始,宇智波陵沉默了片刻,然后讥讽的笑了起来“你的刀法不错,但查克拉的质量终究比不上我……你赢不了我?!?br />
    断刃摇了摇头,毫不留情说道“这个时候说这个,你是怕了么!”

    怕了么,在宇智波一族近来是个禁忌词汇,断刃如此说,全是挑衅之意,宇智波陵的面色越来越冷。

    同样的,断刃的面容虽然没有多少的改变,但眼底里的杀意却是越来越浓,他已经抽刀而出,刀身上一层层暴躁的电弧在跳动,淡蓝色的光芒瞬间成了场中的主角。

    ……

    “那是什么东西?”

    观众席上一片死寂,不知情的观众对这一炫技般的忍术心动不已,而知情的人心中却是不可思议的震撼。

    雷属性查克拉的性质变化,没想到竟然在中忍考试中看到了,多少中忍梦寐以求的、多少上忍都难以掌控的东西。

    波风水门带着卡卡西、宇智波带土、原野琳三个,在看台的一个隐蔽角落,当看到此时断刃对着宇智波陵拔刀,刀上出现电弧,微微一怔,看着卡卡西,轻轻说道“卡卡西,你们旗木一族全都是天才?!?br />
    “才不可能,只有我们宇智波一族,才是整个忍界天才中的天才,弄一圈电在刀上有什么了不起的?根本就一点用都没有!”大大咧咧的带土立刻跳出来喊道“这个叫旗木断刃的家伙能战胜陵大哥,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br />
    “带土,你脑袋有问题么!”原野琳恼怒的拉回了带土,在他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老师只是说了,卡卡西家是天才,又没有说你们宇智波家不是天才,你吵什么??!”

    “反正就是比不过我们宇智波!”听着原野琳的呵斥声,宇智波带土也意识到了自己激动过头了,可还是嘴硬地反驳着。

    波风水门的注意力根本没有放在带土和琳的争吵上,他们这个组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卡卡西不爱说话,而带土和琳却总是争个不停,琳似乎对卡卡西很有好感,而带土则非常嫉妒,所以总是对卡卡西提出反对意见,然后琳为了维护卡卡西和带土吵起来,一直就是这样,波风水门也不管,小孩子的事,自然发展就好……

    他现在的所有注意里都放在断刃和卡卡西身上。

    卡卡西一直没有说话,小拳头却越攥越紧。

    “卡卡西你还不知道吧,在收你为弟子之前,我问过你哥哥同样的话,但是他拒绝了?!辈ǚ缢胖沼谔拱琢苏嫦?,他的眼里也充满了复杂的神色“你哥哥跟我说,希望我能照顾你?!?br />
    卡卡西眼睛睁大,依旧没有说话,但他的心中,却不断重复着这一句话。

    波风水门此时眼睛里的复杂神色更浓了,他看了一眼场中的断刃,又看一眼身边的卡卡西,缓缓的说道“现在看来,他有足够的自信和理由?!?br />
    ……

    ……

    断刃没有再说什么。

    他出手了,他的右手持白牙,一蓬蓝光在短刀和他的手腕周围旋转,锃的一声响,他一刀朝着前方空中刺出。

    “瞬身·游水…”

    这一刀很快,配合他强大的瞬身术,上一秒他才伸手挥刀,下一秒这一刀闪烁着电弧已经瞬间出现在宇智波陵的喉前。

    闪烁跳动的电弧似乎已经接触到了喉间的皮肤。

    宇智波陵身上瞬间布满无数细小的查克拉,不知何时,他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他的体术也不错,不可避免的往后倒退了一些,就已然躲过了断刃轻快的一刀。

    “还差一些?!庇钪遣昵嵝Φ?。

    断刃的眼神依旧平静,没有丝毫的波动。

    出刀,继续出刀,一刀不行,那就再来一刀,白牙在空中摆动的频率飞快,成了一道道闪烁的光。

    在光影交错中,他已经和宇智波陵拼了无数招。

    “火遁·豪龙火之术…”宇智波陵一声轻喝,火遁忍术应声而出。

    他跟断刃交手数招,逐渐招架不住,明白体术对拼不是他所长,立刻改了战术。

    电光火石间,断刃右脚重重的跺向地面,体内的查克拉疯狂外喷,在表面形成了一道雷电,断刃整个就像是包围在雷电之中,接着更狂暴的雷电涌入手中的白牙之中。

    轰的一声巨响。

    他的整个人破空飞出,狂暴的雷电随着他身体逐渐旋转起来,竟慢慢形成一个龙卷风的模样,而最尖锐处,就是白牙,避无可避之中,断刃以这种狂暴的手段直刺向宇智波陵的火遁忍术。

    观礼台上所有人呼吸骤顿。

    火与电的交接不分胜负,火势被硬推着朝四周扩散,尖锐的雷电也被阻止了飞快的速度,两者僵持不下。

    一般遇到火遁忍术,大多数人会选择避开,而少数人会以水遁还击,像这种以雷遁正面刚的绝对千年一遇,不得不说,宇智波陵这招火遁时机掌握巧妙,让断刃无法避开,而断刃也是狠人,避不开便直接硬怼。

    忽然间,断刃的瞳孔剧烈的收缩。

    他感觉身体周围的火势微微一顿、跃起、而后又向内挤压,这招火遁明明是扩散性很强的范围忍术,却在这一刻被宇智波陵瞬间压缩。

    断刃立刻明白,宇智波陵也是精通性质变化的高手。

    一股无可抵御的巨大力量,顺着火势传到断刃的身体。

    断刃的电弧衰弱,而后被重挫,往后倒飞出去,狠狠坠在后方的树林里,将几根枯萎不剩不了残叶的树木震断,滑行的痕迹也有数米之远。

    宇智波陵脸上全是骄傲的表情,摇头道“我说了,你的刀差一点?!?br />
    断刃在林中站立起来,他再次艰难举起白牙飞到宇智波陵对面,抹去唇角的鲜血,竟硬生生咧嘴一笑,露出白中带红的牙齿。

    他将所剩无几的查克拉再次调动,白牙上再次出现电弧,不过这次比前一次弱了不少。

    嗡的一声震鸣。

    他选择再次出刀,白牙上电弧淡的就像要裂开一般,但也露出短刀原本晶莹锋利的白色,刃棱处的锋利,任谁都能感觉的出来。

    白牙并没有像开始那样力量的贯注而变得更加狂暴,反而像是随风飘零的落叶,更加细腻,也更加灵巧了。

    宇智波陵本来还想多说两句,却已来不及,感受着随时都可能摸到他脖子间的刀,他又扔出几个威力巨大的忍术。

    断刃的双足微顿,飘飞过去,一式一式的躲开。

    但也躲得很艰难,宇智波陵对于忍术的掌控很高,对战局的把控也很高,各类忍术不间断,却又各有联系,往往一招看起来是杀招,断刃躲过去之后,才发现是被逼到了必杀的位置。

    看台上的观众全部倒吸一口凉气,大呼过瘾,同时心里也有疑问,这还是下忍到中忍这个阶段的战斗?就在刚才,宇智波陵几个威力巨大的术式,将整个战斗场轰炸了一遍,现在整个场内就像被牛犁了一遍地一样,单人的破坏力已经超越了前面几组的总和,而断刃虽然躲得艰辛却也没败,偶尔还能反击一两下,给宇智波陵造成了不少麻烦,大腿上被划开了好几道口子——所以,就算他们看不太懂忍者间的战斗,但也不妨碍他们做出对比,最后总结出一个结论“这还是中忍考试?”

    下一瞬间,断刃的短刀绽放出无数光芒,他的身影好像反而被短刀带着前飞,一剑刺向宇智波陵。

    这是个空档机会。

    宇智波陵瞬间暴怒,此时此刻感觉到断刃这一刀里的杀意,他无法维持他那骄傲、什么都不屑一顾的神情。

    一声低沉的厉喝从他的双唇中喷薄而出,掐了个寅印,他的身前陡然涌起无数查克拉,这些查克拉以惊人的速度汇聚,而后质变,顷刻间变成一条火焰鞭子。

    火焰鞭子不在如固式忍术般生硬,它就好像有灵魂一样,不断延伸变化,不断朝断刃杀去。

    这是熟悉查克拉后衍生的术,类似的还有二代的水遁水冲波,或许威力弱一些,但胜在灵巧,可以由施术者自己掌控,不断变化,一切攻防均可操控。

    这条燃烧的鞭子,就像按了追踪器,精准的捕捉住了断刃的每一个剑势,将断刃的刀法一一解析,将他的身体和可能进攻的方向,全部笼罩在内。

    仓皇间又拼杀了无数招。

    轰的一声爆响。

    断刃只觉得自己被一支真正燃烧的鞭子抽中,数丝精纯又狂暴的查克拉,随着震荡的力量,直接侵入了他的身体。

    一股鲜血从他口中喷出,断刃顷刻间连退十余步。

    爬起来,继续躲避,而后寻找机会,挥刀,断刃脸上没有任何的别样情绪。

    观礼台上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涌出了强烈的寒意,他们有的人可以做出这样的动作,甚至能够轻松躲开鞭子,可很少有人能做到像断刃这样毫无反应继续作战。

    那一下下的伤痕,绝非简单,该是有多坚韧的神经,才能让一个人完全抛弃痛觉。

    “你的刀还差一点!”宇智波陵依然在嘲讽。

    不过只有他知道他此时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他开始有些怀疑,有些动摇,刚才一阵忍术轰炸,他的查克拉消耗不少,一旦断刃抓住这个机会……

    想法未落,宇智波陵的脸色已是剧变,想什么来什么,断刃的短刀已至,他甚至能听到短刀破空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

    白牙短刀笼住宇智波陵的半个身体,刀身各处都带有不同的韵律,刀身开始不断旋转、卷曲、变化、抖动……

    甚至消失,可往往你察觉消失的刀,下一刻总会出现在一个意料不到的位置。

    这就是刀势。

    宇智波陵看不懂这一刀究竟朝他什么地方来的,他的半个身体都处在攻击范围之中。

    他想要退却,然而此时清冷的空气里,却似乎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在生。

    整个空间都仿佛一震,宇智波陵的心中骤然涌起强烈的不安。

    就因为这一瞬间的错觉,他失去了逃脱的最佳时机,短刀已经到了他面前,宇智波陵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他唯一能用的办法,便是弃车保帅。

    就在短刀刀意临身的那一刹那,他将自身查克拉缩紧到咽喉地方,还有一些关键部位,希望可以有所抵挡,只是断刃手中刚才还一往无前盯着宇智波陵咽喉去的白牙在空中好像凭空消失,然后又徒然出现。

    下一刻,白牙出现在宇智波陵的手臂上,查克拉护罩被划开,手臂被撕裂开来,甚至连手臂上的骨头都被砍了一个深深的凹痕。

    淡蓝色的电弧跳动着散开,散成无数的电流细丝,游走在手臂伤口附近,而且这些细丝还在手臂伤势里不断延伸。

    宇智波陵的左臂,已经废了。

    看台上所有的呼吸彻底停顿,包括猿飞日斩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回味着刚才一瞬间的感觉。

    宇智波陵左臂的伤势越来越重,鲜血已沾满了整条小臂。

    他骄傲的面容瞬间变得雪白、扭曲。

    他的这一只左手无力地耷拉在一边,在惨嚎之中,他叫出了此刻许多人想问的问题“这到底是什么刀法!”

    断刃没有回答他。

    死寂一样看台上,所有人同样在看着猿飞日斩,他们有自己的一些猜想,却也同样想从猿飞日斩那里得到更准确的答案。

    猿飞日斩看着断刃以及他手中的白牙,终于将断刃和脑海中残留的那个人重叠在一切,他长出一口气,用清晰的话语说道“旗木刀法,其中最精妙的九式,我只知道前三式?!?br />
    “第一式破风,用绝强的力量加上不转南墙不回头的意志,誓死斩出这一刀,不管眼前是弱小还是强大,绝不回头,有死而已,这一式虽然只有一刀,却是惊才艳艳的一刀?!?br />
    “第二式禁断,用刀意扰乱天地间能量的流动,更深层次可以直接用刀意扰乱敌人体内的查克拉流动,或许只是一瞬间,或许是很长时间,当你的忍术释放被打断,刀已经到你面前了,躲都躲不掉?!?br />
    “第三式夜行,据说是借鉴了月光一族的剑法和三日月之舞剑法所创,在黑夜中能爆发出极强的力量,我听朔茂说过,这一式刀法会凝练出三个影子,不是影分身,而是三个真实存在的影子,三个影子会同时向目标发动突然攻击,然后本体可以在任何一个影子中穿梭,一旁观察出敌人死角后一刀砍下去,从而杀死对手。在黑暗夜里,这一招数堪称无敌?!?br />
    “那刚才一瞬间的感觉?”有人问道。

    看台上火影身边大多数都是上忍,都经历过那个木叶白牙疯狂的年代,或许那些小年轻会对惊才艳艳的木叶白牙不熟悉,可他们才知道木叶白牙旗木朔茂有多恐怖,至今他们身体里仍然保存有对于那个人和那把刀的恐惧。

    旗木朔茂,那可是仅凭一把刀就和“忍界之雄”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的齐名的强者。

    而旗木朔茂的强大,就代表着旗木刀法的强大。

    而现在,旗木刀法似乎又现世了?!

    “刚才在那个时候,宇智波陵本来有一丝机会逃脱,但就在那一瞬间,他身边的元素能量忽然变紊乱,就那么一瞬间,让他失去了先机?!?br />
    猿飞日斩嚼着他的烟斗,在心里细细品味了一遍,点头说道“应该就是旗木刀法中的禁断……只不过小断刃用的并不熟悉,看起来并没有领悟到这一式的真谛?!?br />
    震惊的情绪在所有人的眼瞳里无限的扩大。

    猜测果然不错。

    在另一边的场地中央,方才断刃的那一刀,在宇智波陵左臂上剌出一道又长又深的伤口,并且依靠着雷属性查克拉本身的特性,将它放进宇智波陵左臂伤口里去,瞬间迸发的疼痛感,足以击溃大多数人。

    就算没有击溃宇智波陵的意志,但他的左臂已经无法用力,也就是无法结印,同样是将近力竭的情况下,宇智波陵的体术怎么也不可能和断刃相提并论。

    痛苦和惊惧终于开始让宇智波陵变得疯狂,他看着自己鲜血淋漓,已然废掉的左臂,疯癫一般厉声狂笑了起来“你竟然想要废了我的手,你要受到报应!”

    在这样恶狠狠的诅咒声里,宇智波陵的瞳孔微微震动,而后三勾玉竟然有了一些神奇的变化。

    断刃也彻底愣住。

    他一直克制着自己不去看宇智波陵的眼睛,可当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他还是忍不住地去看宇智波陵的眼睛,越看脸色越变得惨白,心脏剧烈的起伏着。

    宇智波陵的眼睛里的三勾玉竟然逐渐混合在一起,每个勾玉中延伸出一个触角,最终汇聚在瞳孔最深处。

    万花筒写轮眼!

    断刃手中的白牙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他第一时间的想法,就是干掉眼前的宇智波陵,在这个想法产生的一瞬间,他已经出手了,白牙的刀尖就将要和宇智波陵的咽喉接触。

    可就在这这数分之一息的时间里,断刃竟然能清晰感觉到一股微弱的气息从宇智波陵的眼睛中流出,竟然窜在他体内的经络间急的游走了一圈。

    这气息是如此的邪恶。

    断刃的心再度往下一沉,心中的寒意越加涌起几分。

    忽然间,他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是一片荒原。

    荒原辽阔的天空中,突然出现宇智波陵的脸,他笑着,骄傲极了。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沸腾文学网 巴黎圣日耳曼vs切尔西 www.elldj.com.cn最快更新火影之最强弟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