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巴黎圣日耳曼vs切尔西 www.elldj.com.cn最快更新火影之最強弟控最新章節。

    宇智波陵的目光仍舊驕傲,這或許是宇智波一族的通病,一時半會很難改掉,又或許,這輩子都改不掉。

    能讓他們把目光長時間放在某一個人身上,很不容易。

    然而此時此刻,宇智波陵的眼睛卻一直盯著斷刃看,明明場下是精彩絕倫的戰斗,他也不屑一顧。

    宇智波陵的目光才剛剛落在斷刃身上的時候,斷熱便已經注意到了,他轉頭看了一眼,卻沒有太多盯著別人看的習慣,收回了目光。

    宇智波陵上前,看著這個看著這個眼神寧靜,始終云淡風輕的少年,他的眼底也露出一些異樣的光澤來。

    “中忍考試沒有那么重要,但我記得你說過,你有必勝的理由,怎么卻在關鍵時間遲到了?”宇智波陵輕聲說道“你就不怕被剝奪了資格,根本參加不了最后一戰么?我以為你是害怕才退縮,沒想到你還是來了?!?br />
    “想讓我退縮,你還不夠格?!倍先械凰檔?。

    這聲音讓在他身邊的宇智波陵微微一愣,從斷刃淡然的話語中他能感受到莫大的自信,這種自信,是比一個月前還要強大數倍的。

    盡管他不知道這一個月之間發生了什么,但他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定是一些了不起的東西。

    “但你還是遲到了!”

    宇智波陵不僅不怕,反而眼睛一亮,有了點興奮的神色,似乎斷刃的強大對于他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

    斷刃一如既往的淡然“我只是想說,在我眼中,你們視之如命的規矩,在我眼里屁都不是?!?br />
    明明是一聲鋒利如刀的話,可斷刃說起來仍舊是淡淡然的樣子。

    宇智波陵卻沒有在意這些話語本身,他聽著這句話,聯想到了背后更深層次的東西,斷刃,與木葉白牙……

    他的眼睛里首次流露出驚訝的光芒。

    木葉白牙是破壞了規矩的人,隨后他為他的行為付出了代價,這也就意味著他心中其實還是尊崇規矩的。

    而斷刃的所言所語,卻是將一切規矩推翻,斷刃這樣說,簡直大逆不道。

    尤其是斷刃的這句話里,本來就像腰間的短刀一樣,帶著股濃濃的不屑一顧意思。

    “不要分神,分神會讓你變弱?!?br />
    斷刃銳利的目光落在宇智波陵的身上“宇智波一族,呵,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聽到這樣的話語,宇智波陵微微蹙眉,因為他記得,這話他好像跟斷刃說過,而現在,對方把這話原封不動還了回來。

    他看著仍舊淡然的斷刃,輕輕一笑點頭,說道“你說的很對?!?br />
    ……

    ……

    在場下,是激烈的戰斗,他們這些還沒有輪得到的人,可以在看臺上稍作休息,斷刃的戰斗在第五組,是一個中間的位置,還需要等上一會。

    等了許久,大概有四五個小時,才輪到他倆。

    飛至場中,一聲令響,正式開始,宇智波陵沉默了片刻,然后譏諷的笑了起來“你的刀法不錯,但查克拉的質量終究比不上我……你贏不了我?!?br />
    斷刃搖了搖頭,毫不留情說道“這個時候說這個,你是怕了么!”

    怕了么,在宇智波一族近來是個禁忌詞匯,斷刃如此說,全是挑釁之意,宇智波陵的面色越來越冷。

    同樣的,斷刃的面容雖然沒有多少的改變,但眼底里的殺意卻是越來越濃,他已經抽刀而出,刀身上一層層暴躁的電弧在跳動,淡藍色的光芒瞬間成了場中的主角。

    ……

    “那是什么東西?”

    觀眾席上一片死寂,不知情的觀眾對這一炫技般的忍術心動不已,而知情的人心中卻是不可思議的震撼。

    雷屬性查克拉的性質變化,沒想到竟然在中忍考試中看到了,多少中忍夢寐以求的、多少上忍都難以掌控的東西。

    波風水門帶著卡卡西、宇智波帶土、原野琳三個,在看臺的一個隱蔽角落,當看到此時斷刃對著宇智波陵拔刀,刀上出現電弧,微微一怔,看著卡卡西,輕輕說道“卡卡西,你們旗木一族全都是天才?!?br />
    “才不可能,只有我們宇智波一族,才是整個忍界天才中的天才,弄一圈電在刀上有什么了不起的?根本就一點用都沒有!”大大咧咧的帶土立刻跳出來喊道“這個叫旗木斷刃的家伙能戰勝陵大哥,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br />
    “帶土,你腦袋有問題么!”原野琳惱怒的拉回了帶土,在他腦袋上狠狠敲了一下“老師只是說了,卡卡西家是天才,又沒有說你們宇智波家不是天才,你吵什么??!”

    “反正就是比不過我們宇智波!”聽著原野琳的呵斥聲,宇智波帶土也意識到了自己激動過頭了,可還是嘴硬地反駁著。

    波風水門的注意力根本沒有放在帶土和琳的爭吵上,他們這個組一直以來就是這樣,卡卡西不愛說話,而帶土和琳卻總是爭個不停,琳似乎對卡卡西很有好感,而帶土則非常嫉妒,所以總是對卡卡西提出反對意見,然后琳為了維護卡卡西和帶土吵起來,一直就是這樣,波風水門也不管,小孩子的事,自然發展就好……

    他現在的所有注意里都放在斷刃和卡卡西身上。

    卡卡西一直沒有說話,小拳頭卻越攥越緊。

    “卡卡西你還不知道吧,在收你為弟子之前,我問過你哥哥同樣的話,但是他拒絕了?!輩ǚ縊胖沼諤拱琢蘇嫦?,他的眼里也充滿了復雜的神色“你哥哥跟我說,希望我能照顧你?!?br />
    卡卡西眼睛睜大,依舊沒有說話,但他的心中,卻不斷重復著這一句話。

    波風水門此時眼睛里的復雜神色更濃了,他看了一眼場中的斷刃,又看一眼身邊的卡卡西,緩緩的說道“現在看來,他有足夠的自信和理由?!?br />
    ……

    ……

    斷刃沒有再說什么。

    他出手了,他的右手持白牙,一蓬藍光在短刀和他的手腕周圍旋轉,锃的一聲響,他一刀朝著前方空中刺出。

    “瞬身·游水…”

    這一刀很快,配合他強大的瞬身術,上一秒他才伸手揮刀,下一秒這一刀閃爍著電弧已經瞬間出現在宇智波陵的喉前。

    閃爍跳動的電弧似乎已經接觸到了喉間的皮膚。

    宇智波陵身上瞬間布滿無數細小的查克拉,不知何時,他的眼睛已經變成了血紅色,他的體術也不錯,不可避免的往后倒退了一些,就已然躲過了斷刃輕快的一刀。

    “還差一些?!庇鈧遣昵嶁Φ?。

    斷刃的眼神依舊平靜,沒有絲毫的波動。

    出刀,繼續出刀,一刀不行,那就再來一刀,白牙在空中擺動的頻率飛快,成了一道道閃爍的光。

    在光影交錯中,他已經和宇智波陵拼了無數招。

    “火遁·豪龍火之術…”宇智波陵一聲輕喝,火遁忍術應聲而出。

    他跟斷刃交手數招,逐漸招架不住,明白體術對拼不是他所長,立刻改了戰術。

    電光火石間,斷刃右腳重重的跺向地面,體內的查克拉瘋狂外噴,在表面形成了一道雷電,斷刃整個就像是包圍在雷電之中,接著更狂暴的雷電涌入手中的白牙之中。

    轟的一聲巨響。

    他的整個人破空飛出,狂暴的雷電隨著他身體逐漸旋轉起來,竟慢慢形成一個龍卷風的模樣,而最尖銳處,就是白牙,避無可避之中,斷刃以這種狂暴的手段直刺向宇智波陵的火遁忍術。

    觀禮臺上所有人呼吸驟頓。

    火與電的交接不分勝負,火勢被硬推著朝四周擴散,尖銳的雷電也被阻止了飛快的速度,兩者僵持不下。

    一般遇到火遁忍術,大多數人會選擇避開,而少數人會以水遁還擊,像這種以雷遁正面剛的絕對千年一遇,不得不說,宇智波陵這招火遁時機掌握巧妙,讓斷刃無法避開,而斷刃也是狠人,避不開便直接硬懟。

    忽然間,斷刃的瞳孔劇烈的收縮。

    他感覺身體周圍的火勢微微一頓、躍起、而后又向內擠壓,這招火遁明明是擴散性很強的范圍忍術,卻在這一刻被宇智波陵瞬間壓縮。

    斷刃立刻明白,宇智波陵也是精通性質變化的高手。

    一股無可抵御的巨大力量,順著火勢傳到斷刃的身體。

    斷刃的電弧衰弱,而后被重挫,往后倒飛出去,狠狠墜在后方的樹林里,將幾根枯萎不剩不了殘葉的樹木震斷,滑行的痕跡也有數米之遠。

    宇智波陵臉上全是驕傲的表情,搖頭道“我說了,你的刀差一點?!?br />
    斷刃在林中站立起來,他再次艱難舉起白牙飛到宇智波陵對面,抹去唇角的鮮血,竟硬生生咧嘴一笑,露出白中帶紅的牙齒。

    他將所剩無幾的查克拉再次調動,白牙上再次出現電弧,不過這次比前一次弱了不少。

    嗡的一聲震鳴。

    他選擇再次出刀,白牙上電弧淡的就像要裂開一般,但也露出短刀原本晶瑩鋒利的白色,刃棱處的鋒利,任誰都能感覺的出來。

    白牙并沒有像開始那樣力量的貫注而變得更加狂暴,反而像是隨風飄零的落葉,更加細膩,也更加靈巧了。

    宇智波陵本來還想多說兩句,卻已來不及,感受著隨時都可能摸到他脖子間的刀,他又扔出幾個威力巨大的忍術。

    斷刃的雙足微頓,飄飛過去,一式一式的躲開。

    但也躲得很艱難,宇智波陵對于忍術的掌控很高,對戰局的把控也很高,各類忍術不間斷,卻又各有聯系,往往一招看起來是殺招,斷刃躲過去之后,才發現是被逼到了必殺的位置。

    看臺上的觀眾全部倒吸一口涼氣,大呼過癮,同時心里也有疑問,這還是下忍到中忍這個階段的戰斗?就在剛才,宇智波陵幾個威力巨大的術式,將整個戰斗場轟炸了一遍,現在整個場內就像被牛犁了一遍地一樣,單人的破壞力已經超越了前面幾組的總和,而斷刃雖然躲得艱辛卻也沒敗,偶爾還能反擊一兩下,給宇智波陵造成了不少麻煩,大腿上被劃開了好幾道口子——所以,就算他們看不太懂忍者間的戰斗,但也不妨礙他們做出對比,最后總結出一個結論“這還是中忍考試?”

    下一瞬間,斷刃的短刀綻放出無數光芒,他的身影好像反而被短刀帶著前飛,一劍刺向宇智波陵。

    這是個空檔機會。

    宇智波陵瞬間暴怒,此時此刻感覺到斷刃這一刀里的殺意,他無法維持他那驕傲、什么都不屑一顧的神情。

    一聲低沉的厲喝從他的雙唇中噴薄而出,掐了個寅印,他的身前陡然涌起無數查克拉,這些查克拉以驚人的速度匯聚,而后質變,頃刻間變成一條火焰鞭子。

    火焰鞭子不在如固式忍術般生硬,它就好像有靈魂一樣,不斷延伸變化,不斷朝斷刃殺去。

    這是熟悉查克拉后衍生的術,類似的還有二代的水遁水沖波,或許威力弱一些,但勝在靈巧,可以由施術者自己掌控,不斷變化,一切攻防均可操控。

    這條燃燒的鞭子,就像按了追蹤器,精準的捕捉住了斷刃的每一個劍勢,將斷刃的刀法一一解析,將他的身體和可能進攻的方向,全部籠罩在內。

    倉皇間又拼殺了無數招。

    轟的一聲爆響。

    斷刃只覺得自己被一支真正燃燒的鞭子抽中,數絲精純又狂暴的查克拉,隨著震蕩的力量,直接侵入了他的身體。

    一股鮮血從他口中噴出,斷刃頃刻間連退十余步。

    爬起來,繼續躲避,而后尋找機會,揮刀,斷刃臉上沒有任何的別樣情緒。

    觀禮臺上幾乎所有人的心中都涌出了強烈的寒意,他們有的人可以做出這樣的動作,甚至能夠輕松躲開鞭子,可很少有人能做到像斷刃這樣毫無反應繼續作戰。

    那一下下的傷痕,絕非簡單,該是有多堅韌的神經,才能讓一個人完全拋棄痛覺。

    “你的刀還差一點!”宇智波陵依然在嘲諷。

    不過只有他知道他此時內心最真實的想法,他開始有些懷疑,有些動搖,剛才一陣忍術轟炸,他的查克拉消耗不少,一旦斷刃抓住這個機會……

    想法未落,宇智波陵的臉色已是劇變,想什么來什么,斷刃的短刀已至,他甚至能聽到短刀破空的聲音就在他的耳邊。

    白牙短刀籠住宇智波陵的半個身體,刀身各處都帶有不同的韻律,刀身開始不斷旋轉、卷曲、變化、抖動……

    甚至消失,可往往你察覺消失的刀,下一刻總會出現在一個意料不到的位置。

    這就是刀勢。

    宇智波陵看不懂這一刀究竟朝他什么地方來的,他的半個身體都處在攻擊范圍之中。

    他想要退卻,然而此時清冷的空氣里,卻似乎有什么異常的事情在生。

    整個空間都仿佛一震,宇智波陵的心中驟然涌起強烈的不安。

    就因為這一瞬間的錯覺,他失去了逃脫的最佳時機,短刀已經到了他面前,宇智波陵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他唯一能用的辦法,便是棄車保帥。

    就在短刀刀意臨身的那一剎那,他將自身查克拉縮緊到咽喉地方,還有一些關鍵部位,希望可以有所抵擋,只是斷刃手中剛才還一往無前盯著宇智波陵咽喉去的白牙在空中好像憑空消失,然后又徒然出現。

    下一刻,白牙出現在宇智波陵的手臂上,查克拉護罩被劃開,手臂被撕裂開來,甚至連手臂上的骨頭都被砍了一個深深的凹痕。

    淡藍色的電弧跳動著散開,散成無數的電流細絲,游走在手臂傷口附近,而且這些細絲還在手臂傷勢里不斷延伸。

    宇智波陵的左臂,已經廢了。

    看臺上所有的呼吸徹底停頓,包括猿飛日斬在內的所有人,都在回味著剛才一瞬間的感覺。

    宇智波陵左臂的傷勢越來越重,鮮血已沾滿了整條小臂。

    他驕傲的面容瞬間變得雪白、扭曲。

    他的這一只左手無力地耷拉在一邊,在慘嚎之中,他叫出了此刻許多人想問的問題“這到底是什么刀法!”

    斷刃沒有回答他。

    死寂一樣看臺上,所有人同樣在看著猿飛日斬,他們有自己的一些猜想,卻也同樣想從猿飛日斬那里得到更準確的答案。

    猿飛日斬看著斷刃以及他手中的白牙,終于將斷刃和腦海中殘留的那個人重疊在一切,他長出一口氣,用清晰的話語說道“旗木刀法,其中最精妙的九式,我只知道前三式?!?br />
    “第一式破風,用絕強的力量加上不轉南墻不回頭的意志,誓死斬出這一刀,不管眼前是弱小還是強大,絕不回頭,有死而已,這一式雖然只有一刀,卻是驚才艷艷的一刀?!?br />
    “第二式禁斷,用刀意擾亂天地間能量的流動,更深層次可以直接用刀意擾亂敵人體內的查克拉流動,或許只是一瞬間,或許是很長時間,當你的忍術釋放被打斷,刀已經到你面前了,躲都躲不掉?!?br />
    “第三式夜行,據說是借鑒了月光一族的劍法和三日月之舞劍法所創,在黑夜中能爆發出極強的力量,我聽朔茂說過,這一式刀法會凝練出三個影子,不是影分身,而是三個真實存在的影子,三個影子會同時向目標發動突然攻擊,然后本體可以在任何一個影子中穿梭,一旁觀察出敵人死角后一刀砍下去,從而殺死對手。在黑暗夜里,這一招數堪稱無敵?!?br />
    “那剛才一瞬間的感覺?”有人問道。

    看臺上火影身邊大多數都是上忍,都經歷過那個木葉白牙瘋狂的年代,或許那些小年輕會對驚才艷艷的木葉白牙不熟悉,可他們才知道木葉白牙旗木朔茂有多恐怖,至今他們身體里仍然保存有對于那個人和那把刀的恐懼。

    旗木朔茂,那可是僅憑一把刀就和“忍界之雄”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齊名的強者。

    而旗木朔茂的強大,就代表著旗木刀法的強大。

    而現在,旗木刀法似乎又現世了?!

    “剛才在那個時候,宇智波陵本來有一絲機會逃脫,但就在那一瞬間,他身邊的元素能量忽然變紊亂,就那么一瞬間,讓他失去了先機?!?br />
    猿飛日斬嚼著他的煙斗,在心里細細品味了一遍,點頭說道“應該就是旗木刀法中的禁斷……只不過小斷刃用的并不熟悉,看起來并沒有領悟到這一式的真諦?!?br />
    震驚的情緒在所有人的眼瞳里無限的擴大。

    猜測果然不錯。

    在另一邊的場地中央,方才斷刃的那一刀,在宇智波陵左臂上剌出一道又長又深的傷口,并且依靠著雷屬性查克拉本身的特性,將它放進宇智波陵左臂傷口里去,瞬間迸發的疼痛感,足以擊潰大多數人。

    就算沒有擊潰宇智波陵的意志,但他的左臂已經無法用力,也就是無法結印,同樣是將近力竭的情況下,宇智波陵的體術怎么也不可能和斷刃相提并論。

    痛苦和驚懼終于開始讓宇智波陵變得瘋狂,他看著自己鮮血淋漓,已然廢掉的左臂,瘋癲一般厲聲狂笑了起來“你竟然想要廢了我的手,你要受到報應!”

    在這樣惡狠狠的詛咒聲里,宇智波陵的瞳孔微微震動,而后三勾玉竟然有了一些神奇的變化。

    斷刃也徹底愣住。

    他一直克制著自己不去看宇智波陵的眼睛,可當這樣的事情發生之后,他還是忍不住地去看宇智波陵的眼睛,越看臉色越變得慘白,心臟劇烈的起伏著。

    宇智波陵的眼睛里的三勾玉竟然逐漸混合在一起,每個勾玉中延伸出一個觸角,最終匯聚在瞳孔最深處。

    萬花筒寫輪眼!

    斷刃手中的白牙劇烈的跳動了一下,他第一時間的想法,就是干掉眼前的宇智波陵,在這個想法產生的一瞬間,他已經出手了,白牙的刀尖就將要和宇智波陵的咽喉接觸。

    可就在這這數分之一息的時間里,斷刃竟然能清晰感覺到一股微弱的氣息從宇智波陵的眼睛中流出,竟然竄在他體內的經絡間急的游走了一圈。

    這氣息是如此的邪惡。

    斷刃的心再度往下一沉,心中的寒意越加涌起幾分。

    忽然間,他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這里是一片荒原。

    荒原遼闊的天空中,突然出現宇智波陵的臉,他笑著,驕傲極了。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沸騰文學網 巴黎圣日耳曼vs切尔西 www.elldj.com.cn最快更新火影之最強弟控最新章節。
如何在qq飞车上赚钱 广东新11选5直播 看新闻的那个软件能赚钱的是真的吗 456 棋牌下载 有中彩票 河南11选5 陕西福彩快乐10分选号技巧 15选5走势图 山西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双色球坐标带连线300期 蓝洞棋牌斗地主 福彩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选一技巧 有没有玩325棋牌输的人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学什么有赚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