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巴黎圣日耳曼vs切尔西 www.elldj.com.cn最快更新穿越之毒妃嫁到最新章節。

    最后顧青辭還是沒把今晚的事告訴懷清,她太熟悉懷清的脾氣了,要是讓懷清知道白飛揚是這樣的人,只怕這事情直接就鬧大了。

    有這樣名聲的人暫住在長平侯府,還同陸憶柔同進同出過好幾次,要是傳出去的話對陸憶柔的名聲不好。

    況且她也聽懷清說了白飛揚很快就要搬去東林書院,最好的結果就是他得了教訓后收起那些花花腸子。

    很快,穆玄景的馬車就到了酒樓門口,見顧青辭從酒樓緩緩走出來,他跳下馬車迎了過去,沖她伸出了手,“我來接你回家?!?br />
    走在后面的懷清笑道:“景皇兄就這么怕我把青辭拐走,這才剛吃完就堵在門口了?!?br />
    顧青辭回身看了眼懷清,嗔道:“都陪你來吃火鍋了,還拿我玩笑?!?br />
    懷清笑了笑,“好好好,我錯了還不行嘛,還是青辭最疼我了?!?br />
    隨后兩人道別,穆玄景便牽著顧青辭上了馬車。

    馬車內早已備好了暖手的手爐,顧青辭剛坐穩就被塞了個手爐在懷里,她忍不住笑道:“我不冷……”

    還沒說完,穆玄景將她攬進懷里,用自己的手掌捂著她的雙手,“手這么涼,怎么會不冷?!?br />
    顧青辭抿了抿唇,老實地靠在了穆玄景懷里,行吧,有一種冷就是穆玄景覺得她冷。

    因著穆玄景特地吩咐了,車夫也不敢讓速度太快,于是馬車慢悠悠地朝著景王府而去。

    穆玄景輕輕摩挲著顧青辭的手掌,捏了捏她沒太多肉感的手指,心里輕嘆了一口氣,這丫頭怎么就養不胖呢?

    就在馬車經過仁和藥鋪的時候,顧青辭似乎聽到了外頭傳來慌亂的聲音,她示意車夫停一停,這個點仁和藥鋪也快要打烊了,怎么還亂糟糟的。

    馬車停在仁和藥鋪的斜對面,顧青辭掀開一角車簾,借著仁和藥鋪門口的燈籠光,果然瞧見門口有點混亂,幾個伙計正著急地圍著一人。

    這人衣衫襤褸、步履蹣跚,正被一個小廝攙扶著,赫然就是剛剛被打得不輕的白飛揚。

    仁和藥鋪的伙計看到這人嚇了一跳,“這怎么回事???”

    扶著白飛揚的小廝急忙喊道:“趕緊給我家少爺治治吧!”

    此時街對面的馬車內,看到白飛揚只帶了個小廝來治傷,顧青辭緩緩放下了車簾,唇畔卻勾起一抹冷笑,最好他是受到教訓了。

    穆玄景開口問道:“怎么了?”

    顧青辭搖搖頭,“沒什么,我們回去吧?!?br />
    景王府的馬車剛走不久,一輛小一些的馬車匆匆到了任何藥鋪門口。

    被丫鬟扶下馬車的陸憶柔焦急地看了眼仁和藥鋪門口,隨后急急忙忙地走了過去,沖等著的白飛揚的小廝問道:“怎么回事?我收到消息就來了,白大哥怎么會突然受這么重的傷?”

    那小廝早已得了白飛揚的吩咐,焦急地開口道:“憶柔小姐,我家少爺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好端端地就被人下了黑手,怕是骨頭都斷了好幾處,更別說臉上那些傷了?!?br />
    聽到這么重的傷,陸憶柔嚇了一跳,連忙要往藥鋪里走,“我這就進去瞧瞧!”

    小廝連忙攔了一下陸憶柔,急聲道:“憶柔小姐,大夫還在給少爺上藥呢,您進去也幫不上忙,況且……況且少爺吩咐過不許走漏風聲,他怕憶柔小姐還有侯爺、侯夫人會擔心他,但小人實在害怕,所以才讓人偷偷給小姐送了消息?!?br />
    陸憶柔皺緊了眉,“這怎么行?白大哥也太糊涂了,他受了這么重的傷還想瞞著我們,萬一真出了什么事呢?”

    小廝連忙求道:“憶柔小姐可千萬別和侯爺還有侯夫人說,不然少爺肯定要治小人的罪?!?br />
    陸憶柔嘆了一口氣,“白大哥是怕牽連長平侯府,可這種事怎么能忍?好歹要將真兇揪出來吧?報官了沒有?”

    正說著,從里頭傳來白飛揚斥責的聲音,“誰讓你傳的信?”

    小廝連忙躬身求饒:“少爺,小人剛剛看您暈過去了,生怕出事就、就讓人去侯府送了信,但小人沒有驚動侯爺和侯夫人?!?br />
    陸憶柔連忙看了過去,果然看到白飛揚滿臉是傷還一瘸一拐的,看著很是可怖,明顯被人下了重手。

    白飛揚轉頭看向陸憶柔,擰眉道:“憶柔妹妹,都是我這小廝不懂事,這么晚了居然還打擾了你的清靜,我沒事……”

    話還沒說完他似乎牽扯到了傷口,倒吸了一口涼氣。

    見他現在還這么說,陸憶柔焦急地走到他面前,“白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剛剛到都城怎么會惹來這樣的毒打?什么人這么囂張這么狠辣?報官了嗎?”

    白飛揚連忙勸阻道:“不用報官,許是我不經意間得罪了什么人,這點傷過不了幾天就能好,要是鬧大了,那人如果知道我在長平侯府暫住,或許會對侯府不利,那樣的話我心里怎么過意的去?”

    說著,白飛揚勉強扯出一抹笑,勸道:“憶柔妹妹你放心,我真的沒事,若是侯爺問起來,就說我這幾天身體不適臥病在床,不能去請安了?!?br />
    見他堅持這么說,陸憶柔心里一澀,只好點頭,“好,我會幫你和我爹說的,可你的傷真的沒事嗎?”

    “真的沒事……”說著,白飛揚小心翼翼地從身后取出一疊小巧的畫卷,開口道:“幸好答應憶柔妹妹的事沒有食言,今天剛找到這畫卷就放在了身上,想回府后就讓人送去給你,不料差點被毀,還好我拼死護住了?!?br />
    接過了這疊畫紙,陸憶柔心里一動,抿著唇低下了頭,“多謝白大哥?!?br />
    白飛揚搖了搖頭,“沒什么,答應了你的事我就一定要做到的?!?br />
    說完,白飛揚催促道:“憶柔妹妹你趕緊先回府吧,天色這么晚了,要是被人瞧見豈不是連累了你的名譽?你放心,我一會兒拿了藥就回去?!?br />
    陸憶柔見白飛揚這么說,于是點點頭,“好?!?br />
    上了馬車,陸憶柔身邊的丫鬟便絮絮叨叨地說起了白飛揚的好。

    “白公子人正直善良還那么體貼,傷成這樣都記得要把答應給小姐的畫護著呢,而且又關心小姐的名譽,白公子對小姐真好,?!?br />
    陸憶柔看著手里的一疊畫稿,嗔道:“別胡說了,白大哥一直都是這樣的人?!?br />
    沸騰文學網 巴黎圣日耳曼vs切尔西 www.elldj.com.cn最快更新穿越之毒妃嫁到最新章節。
北京中彩快印连锁 重庆幸运农场破解技巧 腾游娱乐中心官方棋牌网站 快3开奖号码 天天乐大赢家棋牌官网 双色球开奖历史记录 贪玩传世装备回收怎么赚钱 123开奖历史记录 微信投票赚钱软件正规 河北十一选五怎么开奖 加拿大快乐8开奖视频 青海11选5中奖结果 免费打码赚钱游戏软件 江苏11选5在线投注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白山视频棋牌游戏下载